<span id='njcqi'></span>
  • <acronym id='njcqi'><em id='njcqi'></em><td id='njcqi'><div id='njcqi'></div></td></acronym><address id='njcqi'><big id='njcqi'><big id='njcqi'></big><legend id='njcqi'></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njcqi'></fieldset>
      1. <i id='njcqi'></i>

          <ins id='njcqi'></ins>

          <code id='njcqi'><strong id='njcqi'></strong></code>

          <dl id='njcqi'></dl>
        1. <tr id='njcqi'><strong id='njcqi'></strong><small id='njcqi'></small><button id='njcqi'></button><li id='njcqi'><noscript id='njcqi'><big id='njcqi'></big><dt id='njcqi'></dt></noscript></li></tr><ol id='njcqi'><table id='njcqi'><blockquote id='njcqi'><tbody id='njcq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jcqi'></u><kbd id='njcqi'><kbd id='njcqi'></kbd></kbd>
          1. <i id='njcqi'><div id='njcqi'><ins id='njcqi'></ins></div></i>

            股指期权配资开户三行资本:联想系走出的“三人行” 早期投资“重机枪”

            • 时间:
            • 浏览:7
            2股指期权配资开户个70后+1个80后,从联想系的弘毅和君联投资军团走出,三人携手同行创立“三行资本”,投身早期投资创业热潮,没有任股指期权配资开户何过往单干经验,也没有大佬资历背书,但一期2亿规模人民币股指期权配资开户基金却能在短短2周之内募集成功;基金投资的首个项目遭遇17个termsheet的疯狂争抢,但却能成功博得创始人青睐,击败众多知名机构进入。

              2个70后+1个80后,从联想系的弘毅和君联投资军团走出,三人携手同行创立“三行资本”,投身早期投资创业热潮,没有任何过往单干经验,也没有大佬资历背书,但一期2亿规模人民币基金却能在短短2周之内募集成功;基金投资的首个项目遭遇17个termsheet的疯狂争抢,但却能成功博得创始人青睐,击败众多知名机构进入。

              上述这家名不见经传但却攻势凌厉的机构是三行资本。

              2015年年初,孙达飞、陆海、徐文博,三人聚首创办了一家早期机构,取名三行资本。所谓三行,取自《论语·述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和《论语·公冶长》“三思而后行”之意,前者代表谦逊,后者代表谨慎。

              孙达飞对此的解释是:在众多投资大佬纷纷单干成立早期机构的热潮中,三行资本3位创始人的资历背景在起步阶段并没有任何优势,这决定了三行资本的低调谦虚的学习心态;此外,三人共同的联想系投资背景,承袭弘毅君联多年训练出的系统性理念,投资风格偏向谨慎理性。

              在早期阶段打出“重机枪”

              作为三行资本的发起人,孙达飞对成立一家机构的想法已有多年思索。在进弘毅之前,他曾在国开行和外资行工作,06年开始做一些个人天使投资。

              “个人第一批投资的5个天使项目,全折了。”孙达飞对投资中国网回忆,这次项目集体失败让他记忆深刻,从此他开始有意识地思考一个命题:天使投资只是一场模糊判断下的概率游戏,还是可以依赖一套系统性方法论,提升命中率。

              抱着这种求真的心态,2010年孙达飞加盟弘毅投资,恰好在第二年赶上弘毅内部的复盘年。

              在这个复盘年,弘毅把过去9年投资的多个项目逐一铺开复盘。“每个项目负责的责任董事、项目经理、组员,打开所有分析材料,当时的投资主题、预测回报、投后管理规划、退出计划都是什么,再和项目现状做对比,每个环节出现了哪些偏差,原因是什么?有些项目后期回报与当时预期出现了很大的差距,原因到底出在哪里。”

              孙达飞用“不可多得的活生生的投资教科书”来形容这次复盘,这次复盘也让他明白,原来投资、管理、退出三个环节如此漫长,原来投资绝非自己当初的感性和野路子模式,而是有一套系统性方法论支撑。

              此后他开始认真的学习并有意识的将弘毅的系统性投资方法论实践在他个人的天使投资项目中,最终的结果令人兴奋,“去年试验了6个案子,5个都拿到了下一轮甚至两轮的钱。”

              能不能成立一家投资机构,将这套方法论注入整个团队中,从而大幅提升一个早期机构的投资命中率?抱着这个想法,孙达飞找到同门校友君联资本的陆海和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徐文博。

              陆海投资决策极其理性谨慎,在君联训练出了一套行业研究的系统性方法,对大趋势有极其敏锐的把握;徐文博是孙达飞的老部下,风格踏实严谨,在法务法律层面有极强的专业性,投资方面也极具可塑性,三人一拍即合,三行资本就此成立。

              在孙达飞看来,弘毅等pe机构做后期投资,单笔投资金额巨大,打法可比喻成狙击枪,势必要求枪枪命中,这要求pe在投资、管理、退出各个环节有一套系统性的方法论,尤其在投后管理上,对企业财务、人事、业务、品牌、团队等各层面都需要倾注重度资源;

              而早期天使阶段投资,囿于阶段太早,项目属性判断指标模糊,很难像pe阶段那样打出点杀的狙击枪,对于后端支持也没有系统性服务逻辑,更多机构打法颇似轻机枪,“一膛子弹全部打出,5枪或许能命中一枪。”

              而从弘毅和君联走出来的孙达飞、陆海、徐文博,显示并不满足早期机构常规的轻机枪打法,在他们的路径里,三行资本从成立一开始便带着独特基因:他们要把此前中后期投资阶段的系统性投资打法和重度服务模式,复制到早期投资阶段,让三行资本的打法介于狙击枪和轻机枪之间,在众多早期机构中,打出一串高命中率的重机枪。

              投前投中极致决策投后重度服务

              聚焦餐饮供应链的优配良品是三行资本的首个项目,该项目是在17个termsheet的拼杀中,被三行资本生生拿下的。这对于一家刚出道、名不见经传的新机构,并不是一件很容易想象的事情。

              但如果你看了三行资本在前期项目跟踪、投前尽调、投资决策、投后管理等各个阶段所付出的巨大努力以及独特的重机枪式打法,你就会明白它是如何从一众早期机构拼杀中脱颖而出的。

              为了详细了解市场需求,针对优配良品的目标用户,孙达飞和徐文博亲自走访了几十家中小餐饮商家做调研,并亲自写访谈纪要;陆海则与大量投资人交流,从行业层面观察这个重资本投入的跑道的前景,以及未来潜在的融资环境分析。

              前期的竞品分析环节,美菜、链农、饭店联盟等,三人对市场领跑者和追赶者逐一列表详细研究:做到了什么程度,融资轮次什么情况,单量大致多少,客户反馈如何,优劣势都体现在哪些方面,甚至布仓点都摸的一清二楚。

              尽调过程,三人亲力亲为,通宵跟随优配良品的配送司机挨家挨户卸货送菜。对不同餐厅询问相同菜品损耗,进行验证;针对司机是否会帮助优配良品做客户服务,仔细观察餐厅老板与司机的关系。“如果老板能叫出司机的名字,还能很随意的攀谈交流,说明司机与客户之间此前有大量互动。”孙达飞回忆,三人有次跟车,前方一排6家餐馆,只有一家使用优配良品供货,孙达飞询问司机原因,司机称其余几家他都找过,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合作,这时孙达飞便乔装成优配良品销售人员,去其余几家餐厅推销产品,结果得到的商家答复与司机的反馈一模一样。“松散管理的司机,在供货过程中还能兼职做了销售角色,侧面也说明了整个团队的管理效率。”

              最重要的环节,则是与核心团队的反复沟通交流,三行资本仅和优配良品一把手的沟通会就开了8次之多。最后调研结论是,这是一只有超级战斗力和战略执行能力的团队:核心团队来自阿里中供,血统纯正,拥有超强的地推能力。一把手逻辑清晰,学习能力很强。

              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则带着4个成员,只用7天时间把客户交易系统做了出来,孙达飞为此还特意咨询了身边的技术人员,得到的反馈是:就算连轴转,快速的技术团队做这个也需要半个月时间,这帮小子太拼了!“开发完成后的10天内,他们甚至将微信客户端迭代了二次。”

              经过前期极致的调研分析,孙达飞、陆海、徐文博在一家咖啡馆通宵讨论后,拍定了这个项目,三行资本最终向优配良品投资1000万元,该项目也被定义为孙达飞的强管项目。

              在满目干货的决策报告中,最后的投管规划如此写道:“该项目为重资本驱动项目,追求速度的同时更追求效率,作为基金的强管项目,需要密切关注项目进展,调动整个公司力量进行支持,并配合ceo完成相应资源配置,保证项目在取得足够单量成绩后3个月内尽快拿下新一轮融资,过程中公司需要提供财务和法务重要支持。”

              最近孙达飞又把该投决报告打开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发现投管规划和三行资本后期做的事情和进度几乎一模一样,3个月内,优配良品的业务各个方面扩大了数十倍,目前a轮融资已经close.

              事实上,像三行资本这样用pe阶段系统性策略指导投前、投中和投后,在目前众多早期机构中似乎并不多见。“大机构出来的人,如果能够真正接地气,找到属于自己的方法论,这就是我们的根。”孙达飞总结。

              在投资行业浸淫时间久了,孙达飞慢慢发现一个怪现状,在投后服务上,许多机构往往把大量投后管理资源分配给了那些表现不佳将死的项目。

              孙达飞称,他有个做战略咨询的好朋友,领导交给该朋友300万,安排他去一家问题项目,帮助企业家用3个月的时间重新梳理战略。朋友对他说:“企业出问题一定是创始人的问题,你觉得我去梳理3个月就能帮他起死回生吗?有这三个月时间和300万,如果投入到最好的项目上,或许能增加好几倍回报。”

              孙达飞对此深以为然。因此,三行资本成立之初,在投后服务上便有着明确倾向,投后资源二八开,把重度服务资源向20%的强管项目倾斜,其余80%项目可能会依托于更适合强管的合投方,企业有需求三行资本再帮助。

              全链条式周期性投资布局

              综合三个创始人此前的投资侧重点,三行资本在投资方向上覆盖了企业服务、消费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移动医疗、智能硬件、医疗器械等诸多tmt细分领域。成立至今不到半年时间,已签完spa的被投项目一共有7个,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金额大约500万-600万元,投资阶段聚焦于天使和pre-a轮。但在孙达飞看来,三行资本未来绝对不会只是一家早期投资机构。

              “从弘毅和君联走出来,如果我们仅仅想着单纯做天使投资,个人就做了,根本没必要成立一个机构苦哈哈地过日子。”孙达飞表示,vc和pe阶段投资本身就是他和陆海徐文博多年的老本行,相较之下,天使和早期阶段三人相对陌生,那就从最难啃的骨头开始,先锻炼团队打硬仗,整体采取周期性布局策略,一旦用中后期的投资方法论在早期领域打出一片天地,三行资本后续一定会向vc、pe甚至并购基金领域延伸,打造成一家长投资链条的机构。

              尽管理想丰满,但三行毕竟只是刚刚开始,合伙人都不是行业大咖,也没有刻意彪炳的业绩,但对于未来,孙达飞、陆海和徐文博都充满希望,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坚信,三行资本能够走出来。

              成立之初的募资阶段,三人一共只聊了9个人,除了2人因公司上市受同业竞争条款所限无法出资,其余7个lp毫不犹豫的投了钱,而且承诺投资金额大大超预期,考虑到刚成立管理半径有限,三行资本首期基金规模也主动从3亿缩减到2亿元。

              在三个创始人看来,三行资本超乎想象顺利的成立和运行过程背后,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推动的结果:三行赶上了“大众创业、全民创新”的好天时,时机恰当的进入了早期投资的大风口;拥有北京这个创业投资最火热城市的地利之便,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的机会。

              更关键的是,孙达飞、陆海和徐文博之间的化学反应所带来的人和。孙达飞和陆海是北理工校友,徐文博和孙达飞则是在弘毅同组的战友,陆海和徐文博又是北京大学的校友,三人均在联想系投资军团磨砺多年,并形成各自特长,知根知底,又风格互补。孙达飞在募资、早期和后期阶段投资方面都拥有多年实战经验;陆海擅长行业分析,从经济、社会、科技、政策各方面捕捉产业趋势变化和驱动力;徐文博则在投资方面有较高的悟性和感召力,兼有其较强的法律专业背景,在投后服务上能够给企业提供全面支持。更难得的是,三人亦师亦友,都拥有共同的目标和理想。

              “在弘毅和君联,我们并不缺高大上的履历,也不缺光鲜的待遇和生活,出来做三行,完全进入了草根状态,有时候取快递收文件都需要亲力亲为,尽调时候风吹雨打,各个环节的筹谋极耗心血,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能够体会,虽然苦,但我们乐在其中。”孙达飞称,他和陆海徐文博从创办三行的第一天,便恒定了目标,用大机构训练出的一套严谨的方法论,去做更接地气的投资。“我们希望以后企业提到三行,会觉得我们的理念很正、意见中肯、不忽悠。下游机构提到三行,会觉得我们尽调细致,决策理性,投的案子让他们很放心。这就足够了。”

            (责任编辑:df207)